科學家發現臭氧層破洞的問題不單單只是臭氧層的氯含量多寡,平流層的風速和臭氧於7-8月時的含量,也是影響當年臭氧層破洞大小的原因。例如歷史中最大的臭氧洞發生在2006年,而2011年的臭氧洞幾乎和2006年一樣大,但2011年被破壞的臭氧數量卻較少,那是因為當年一開時破壞時,臭氧的濃度就比較少,即是氯含量也比較少了,但臭氧洞還是不小。而2012年的臭氧洞是自1990年以來第二小的一年,但記錄發現離地面高度22公里以下的臭氧被破壞的很嚴重,而之上的臭氧濃度在10月以後開始增加,原因是風增加了,臭氧也增加。由於臭氧層被破壞的因素不只是氯含量因素,這讓臭氧層恢復變得比較複雜,會比預估恢復到1980年代的時間從原本蒙特婁議定書生效時預估的2050年又再延長到2070年(之前也曾預估是2060年)。不過,減少氯含量畢竟還是最終的因素,因此降低破壞臭氧層物質的排放量仍是重要的方法。

 

資料來源:

http://theconversation.com/antarctic-ozone-recovery-will-be-a-long-and-bumpy-road-22429

http://www.theozonehole.com/2013ozonehole.htm